江西时时彩开奖重复 > 娛樂韓娛 > 正文 第一九八九章 你們很熟嗎?

二分时时彩开奖走试图: 正文 第一九八九章 你們很熟嗎?

    趙麗影也睡不著。

    今天發生的一切對她而言實在太過離奇了,明明只是一個很普通的行程,結果卻突然發現以前一切的認知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就連和善的經紀公司都成為了‘罪惡’的推動者,讓她一時間很難以接受,別看她在和林安然一起的時候很自然,但實際上卻是已經不知所措了。

    躺在床上,趙麗影嘆了第一百零八口氣,也沒能讓自己放松下來。

    有心想打電話給在公司里一直照顧自己的娘娘孫莉說說話,卻又害怕遇到又一個讓她無法接受的事實,現在真正能夠讓她放心的,也就永遠不會害自己的父母和今天并沒有把送上門的自己怎么樣的林安然了,可是這個時間,父母已經睡覺了,她也不愿意拿工作上的煩心事去給父母增添煩惱,于是就只剩下了林安然一人。

    “嘟!嘟!嘟!”

    電話接通了,可一直沒有人接,趙麗影肯定自己沒有記錯林安然的號碼,頓時氣氛不已:“哼!這個大壞蛋,肯定給了我假的電話號碼,要不然就是故意不接我電話!肯定在做什么壞事,對了,他的女朋友和他在一起,所以他現在應該……”

    蹭!

    某人的臉瞬間變得紅彤彤的,幸好夜色迷漫,臥室里也只有趙麗影一人,讓她不用害怕被別人看到自己的囧樣,可是,想著林安然可能正在和宋茜這樣那樣、做那些羞羞的事情,趙麗影就感覺有些渾身發燙,是……喝飲料喝醉了嗎?

    不行,還是睡覺吧,頭有點暈。

    強迫自己閉上眼睡覺,這還是有一些效果的,原本睡不著的趙麗影很快就迷迷糊糊的進入了夢鄉,然后看到了一張讓她驚訝不已的笑臉,頓時將她嚇了一跳:“呀!大壞蛋你怎么跑我夢里來了?”

    ……

    劉師師睡不著,不是被林安然有好幾個女朋友的話嚇著了,而是閨蜜楊蜜突然跑過來找她、還要和她一起睡覺,結果又纏著她問問題,讓她根本沒機會睡覺,明明已經很困了,可對方就像是一個磨人的小妖精一樣,讓人恨得牙癢癢的。

    打她?

    太困了,沒什么力氣。

    所以,劉師師決定不搭理楊蜜了,一個翻身,就想強迫自己無視在自己身上拉來拉去的小手,可最后還是沒辦法安然入睡,氣急攻心之下,忍不住向楊蜜叫道:“有完沒完呀,你是不是今晚喝酒喝太多了、太興奮了?姐姐,我還想睡覺呀,你放過我好不好?”

    “我就是想問一下你對林安然是不是動心了,你就不能正面回答我嗎?”楊蜜也有些生氣,這個好姐妹實在太不坦承了。

    “好吧好吧,我承認我對他動心了,甚至有些想要主動追求他,這個答案可以了吧,可以讓我睡覺了嗎?”劉師師恨恨的答道,眼睛一瞇一瞇的,困。

    楊蜜急了:“喂,不至于吧,我記得你們以前沒什么交集才對,只是一個晚上的時間,你就喜歡上他、甚至想要主動追求他了?拿出你四小花旦的氣勢來呀!還有,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他已經有女朋友了,就是宋茜,你要當第三者插足?”

    “別說得那么難聽好不好,什么叫第三者插足?他和宋茜又沒有結婚,男未婚女未嫁,我憑什么不能追求我的幸福?”劉師師翻了翻白眼,沒有把林安然其實是同時有好多個女人的花花公子的事情告訴楊蜜,免得這位姐姐又一驚一乍的。

    楊蜜的性格其實是有一定的缺點的,尤其是激動的時候說話容易沒個分寸,當初在糖人的時候這一點被某些人拿捏著利用了很多次,給糖人帶去了不太好的影響,再加上一些額外的因素,當初的糖人才會放棄當時還是糖人一姐的楊蜜,現在更是鬧得不可開交。

    唯一慶幸的是這些事情暫時并沒有影響到她們這一對好姐妹之間的私人感情,這不,楊蜜大晚上的都能過來給劉師師做思想工作。

    其實楊蜜完全用不著過來的,因為劉師師已經自己想通了,當然不是按照楊蜜所預想的方向,大蜜蜜不想劉師師和宋茜爭,一是劉師師是后來者、先天在道德上就弱了一籌,二是她今晚和宋茜聊得很開心、也成為了比較親密的姐姐,真的不想看到自己的新舊兩位好姐妹因為一個男人而變成仇人。

    可實際上呢?

    劉師師遠比楊蜜要更加了解林安然,也知道自己可能的敵人遠遠不止宋茜一個女人,如果說最開始時還有些彷徨、在林安然送她上車的時候有過放棄的想法,但現在,在回到家之后,在楊蜜趕過來的時間之前,她卻已經明確了自己的內心。

    總是要爭取一下的!

    劉師師相信自己的魅力,更主要的是,自己已經不小了,卻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談過一次戀愛,好不容易遇到第一個讓自己真正心動的男人,就算他在私人感情上缺點多多,她也決定試一試自己能不能讓林安然‘浪子回頭’,讓他從一個花花公子變成專一的男人。

    如果沒有林安然突然出現的話……

    想到最近一直對自己緊追不舍、曾經合作過一部電視劇的四爺,劉師師覺得,如果沒有林安然的突然出現讓她感覺到一直認為只存在于虛幻世界里的心動,或許她會因為對愛情絕望而選擇接受四爺的追求的,畢竟,家里也已經催得她很煩了,母親大人還說要是她今年過年不帶一個男朋友回家,就要安排她相親。

    這都什么年代了,還相親?

    再說了,自己可是劉師師,四小花旦之一,居然要靠相親才能把自己嫁出去,這要是傳出去了,得鬧多大的笑話??。?!

    所以……

    “喂!你有沒有聽我說話呀?林安然到底哪里好了,就這樣迷住了你,你告訴我,我去讓他改?。?!”楊蜜抓狂的說道。

    劉師師愣了一下,聲音有些奇怪:“你讓他改?你們很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