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时时彩开奖重复 > 真武世界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棋逢對手

新疆时时彩开奖彩控: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棋逢對手

    人們原本猜測易云的年齡,至少也是千把歲,這已經夠年輕了,四百九十歲以下,那就已經不比炎天聰大多少了。

    可是對比兩人的實力,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炎天聰已經三百歲,別說再給他一百九十年,就算是一千九百年,他都不敢說一定能達到易云這個級別!

    想到這些,炎天聰心中有種極度的挫敗感,劍小霜是清池劍派的絕世天才,他比不了不覺得有什么,可易云一個散修,他也差這么多?

    炎天聰心中剛剛劃過這些念頭,而這時候,易云已經來到了第二重光幕之前,依舊是淡淡的能量光幕阻礙易云的去路,易云連姿勢都沒變,還是全身纏繞劍光,直接穿過!

    第二重光幕,四百二十歲骨齡!

    炎天聰直接傻了。

    第二重,也過了?他到底多大年齡?

    而接下來的情景,讓炎天聰呼吸都凝滯了……

    第三重,三百五十歲骨齡。

    易云還是同樣的穿過,他的速度并不快,可是卻連劍都不出。

    看起來易云比劍小霜慢了許多,但卻給人一種如閑庭信步一般的感覺,這真的是在過龍門臺嗎?

    之后,第四重……

    眾人呆呆的看著易云,嘴巴都張開了,一重門七十年,每過一重門,就將易云的年齡壓低七十歲。

    難道說,易云之前說他修煉不足百年是真的了?

    不足百歲,可以輕松斬殺道宮境武者,這是什么妖孽?

    第五重!

    第六重!

    骨齡的限制,已經壓低到一百四十歲!

    易云毫無懸念的穿過,身體沒有任何停滯,依舊是那樣舉重若輕的步伐,這幾乎已經可以佐證易云說的話是真的了。

    他真的是年輕一代!

    絕世天才!

    玉光城的本土武者們,腦海中都閃過這個念頭,這等年齡,有這等實力,已經超出他們的想象。

    如果說劍小霜,畢竟還是大宗門出身,而易云,卻似乎是散修武者,他親口說自己沒有門派,只有一個師父,走到今天這一步,簡直是一個奇跡。

    人們正驚嘆著,卻看到,易云還沒有停下自己的步伐。

    想過龍門第七重,年齡必須在七十歲以下,第七重龍門是最難的一重,之前易云說他年齡不足百歲,按道理而言,只有九十多歲的年齡,才會用不足百歲來形容。

    如此一來,易云自然是過不了第七重龍門了。

    而之前,劍小霜因為沒聽清楚龍門臺的規則,一口氣沖到最深處,現在需要她走出來,在第六層平臺上和易云一戰。

    人們本來準備通知劍小霜出來了,可現在,易云卻已經來到了第七重光幕之前。

    而緊接著的一幕,讓眾人感覺時間仿佛都緩慢了下來。

    無聲無息的,易云就這么穿過去了……

    前腳邁進,后腳跟出,像是穿過一層水波,他輕飄飄的落在了第七層平臺之上,點塵不驚。

    這怎么可能?

    在場眾人,尤其是玉光城本土武者們,都仿佛石化了一樣,傻愣愣的看著易云。

    第七重龍門,需求七十歲骨齡以下!

    易云不到七十歲?

    開什么玩笑,他明明說修煉不足百年,這不足百年,竟然還是易云謙遜的說法???

    不到七十歲,再扣除剛出生沒有修煉的幾年,他甚至可能只修煉了一甲子的時間!

    如此說來,他跟劍小霜已經不僅僅是年齡相差不大了,而是年齡等同!

    一甲子的修煉時間,斬殺道宮境武者,這什么概念?

    炎天聰已經幾乎癱軟在地了,自己竟然惹到了這樣的煞星!

    要知道,易云現在的實力,已經不是天衍商行能對付得了的,就算易云實力再弱一點,他們也不敢輕易動手,因為這種天才,一旦不能殺死,對方那恐怖的成長速度,就會讓他們絕望。

    不用百年,不用十年,只要個三年五載,他的修為,就可能增加兩三個小境界,實力增長數倍,殺得他們天衍商行雞犬不留,都極有可能!

    到時候,七星商行也只能明哲保身,玉光城的七星商行雖然背后有些勢力,但那個大勢力也又怎么會關注玉光城這個地方?

    想到之前姬水煙扣下天衍商行的人,天衍商行差點殺上門去,炎天聰都覺得有點后怕,幸虧當時他們服軟了,否則的話,后果不堪設想。

    玉光城的武者,都因為易云的強大而感到害怕,但外界的武者就不同了,他們并不了解易云在玉光城的名聲,也不知道易云做了什么。其實就算有所了解,他們也不會太放在心上,畢竟玉光城的武者在他們眼中都是江湖拳師,就算是各大商行鎮場子的長老,也都是弱者。

    凝道境以后,因為道果從一到九葉品質相差巨大,所以同境界的武者,實力差距也是如云泥之別。大宗門出身的凝道境后期武者,斬殺了根基稀松平常的道宮境武者,也是有可能的。

    “小霜,原本為師只是想借你和他的切磋確定一件事,沒想到,這易云竟然是這樣一個天才,如此甚好,你與他棋逢對手,可以盡情一戰,這也有利于你的進步?!?br />
    劍小霜站在龍門臺上,耳邊響起劍無鋒的元氣傳音。

    “師父,您說我和他棋逢對手?”劍小霜看了易云一眼,輕哼了一聲,似乎有些不服氣。

    劍小霜習武以來,連戰連捷,勢如破竹,除了那些長輩外,年輕一代,不但無法對她造成威脅,反而是她經常越級挑戰的對象。

    清池劍派的那些師兄們,都被劍小霜打怕了。

    年紀比劍小霜大,修為高人家一兩個小境界,還是男人,被一個少女挫敗,那是什么感受?

    現在同齡弟子,都沒有敢和劍小霜過招的,見了劍小霜跑得比兔子還快,以至于劍小霜在清池劍派無人敢惹,這也養成了劍小霜高傲、嬌蠻的性格。

    可在這種情況下,劍小霜卻聽師傅說,她要遇到一個強敵,言語中還有讓她向對方學習,共同進步的意思,這怎能不激起她的戰意?

    她要證明,自己才是最強的。

    劍小霜一抖手中長劍,劍尖直指易云,她聲音清亮的說道:“出招吧?!?